銀色風鈴

用來刷文,偶爾放點什麼東西,主全職。
喻文蘇蘇蘇,各種喻。

©銀色風鈴
Powered by LOFTER

【葉喻】鹹魚人生

@一喻百吃 八月作業:退役後+懶洋洋地+擼貓

一塊小甜餅!

「你覺得我們是不是很像旁邊那兩個老人家。」

「說什麼話呢,我們這是享受退役人生。」

他們坐在公園裡的長椅如是說。不遠的鄰座有一對老夫婦談論這座花園的花王。

「你不熱嗎靠得這麼近。」喻文州用手肘撞了撞倚在肩膀上的人,葉修挨著他坐沒坐相的。

「不熱,你涼啊。」葉修死皮賴臉。

「可是你好熱。」喻文州抱怨,換了換姿勢也挨在葉修上。

一隻黑蝴蝶高高低低地飛過。

「那個阿伯有心思得很,打理得這麼漂亮。」鄰座的老人還在說給他妻子聽,自己也是個阿伯並不影響他喊別人阿伯,「阿伯早上六點開工修整,上到十一點就收工有六千薪水了……那邊那個掃葉的阿姨八點上班……」

老夫婦顯然是退休了,似乎是住在附近高檔住宅區下來坐的,很充足富裕的樣子,偶然還夾雜兩句外語。

他們以後也會這樣吧,喻文州想。

悠閒地坐在公園裡吹吹風,嗑嘮一下人生小事,跟喜歡的人相依相偎,一輩子。

唷,那朵雲還跑得挺快。葉修抬了抬手。

不用等以後,現在就已經是了,喻文州想。

「過來了呢。」他隨口答道。

八角亭外青草綠葉上閃耀的陽光收了起來,沙啦啦的雨聲從後面由遠至近,瞬間覆蓋這片小天地。

軟綿綿的雨絲對亭子威脅不大,滴滴答答打在頂上,兩人挪都沒挪,堪稱黏黏膩膩的窩在一起,其他跑進亭裡的人都不好意思坐過來。

「我們這樣影響不大好吧。」喻文州悄聲。

「是不大好。」還是沒人移動,「管他呢。」又沒礙著誰不是。

他們一起聽著越來越密集的雨聲,亭外那撮小白花被水點打的可憐兮兮的。

來躲雨的有一對母子,小孩子好奇地想跑出去,在亭邊被媽媽拉著,她伸出手跟孩子示範,不可以跑出去淋濕,但可以這樣接著雨水。

葉修看喻文州笑笑地望著小孩的背影,試探地問:想要啊?

吓?喻文州挑了挑眉,轉頭看向他,隨即瞭然:孩子是很可愛,在不是你養的時候。

哦。葉修訕訕地摸了摸鼻子。

「過雲雨。」老人家又開始嘮嘮叨叨說起來。

雨漸漸停了,花款繁多的鳥鳴又活躍起來,黑色的大蝴蝶躲過了雨水摧殘後又悠悠揚揚地飛過,停在花朵上時才看清楚黑翅膀帶著一抹藍。

風一直沒停,強強弱弱的,有時熱有時涼,還有時又熱又涼,吹得人很矛盾。

亭中的幾個人也散去了,有個男人捧著盒東西走進來,遞給那對母子,是一盒櫻桃。

紅紅亮亮的小果實一顆顆進了口中,一家人吃得起勁。喻文州看了一會,道:「我想吃。」

葉修看了看他,看了又看,看了又看。

「想吃。」喻文州堅持。

葉修無奈,敗了。

葉修起身去問了哪裡有賣,喻文州看著他的背影發呆,托著腮忽然就笑了。

幸福也許就是有個人願意為你離開陰涼的亭子,走進大太陽底下去給你買一盒櫻桃。

幸好風大多數時候還是涼的。喻文州伸出手掌撫過那陣吹向葉修的風。

葉修拎著任務目標回來的時候就看見喻文州在舉著手機拍拍拍,放下盒子沿著鏡頭視線瞧,「幹啥呢你?」

「拍貓片寄給王杰希。」喻文州一邊舉手機一邊拿了一顆放進嘴裡,揚了揚眉頭。

臥槽。

「好啊你男朋友走開一會就去撩別人了。」葉修哼哼,大搖大擺地走進鏡頭裡向貓進發,「看我擼個貓羨慕死他。」

出人意料地葉修有一手不錯的擼貓功夫,不一會就把貓兒擼得連肚皮都露出來。

於是葉修回到喻文州身邊的時候便見盒子已經空了大半,吐出來的果核都堆了小山高。

「不至於吧你,有這麼飢渴嗎……」葉修趕緊搶了最後一顆丟進嘴裡,語氣酸溜溜的,然後連臉都酸溜溜成一團,「……臥槽。」

喻文州笑樂了,左右看看空了的亭子四下無人,把葉修拉下來交換了一個酸溜溜的吻。

「我覺得很甜,你覺得呢?」

今天成功餵到了貓,開心,發糧

(風景照於2017/08/20 香港山頂某小公園)

 

【王喻】神之相聲

- 沒想到許久沒發文,一發就是個相聲段子…… 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近鵝者講相聲啊  @金黄酥脆企鹅球  【鵝躺槍

- 老王生日快樂!雖然是這麼謎一般的生賀【。】腦子有病暴露無遺

- OOC是必然的


榮耀山上住著眾多大大小小的神衹,或有名或無名,其中最頂端的高位有十二位主神。
當中的愛神長著一雙大小眼,每天他便是用這雙眼睛去履行他的責任:只要闔起雙眼發動能力,兩隻眼睛便會分別跑出兩個凡人的樣子,這時候只要揮一揮掃把,世上便會多一對待燒的狗。
有人問他,這樣玩配對兒能行嗎?太隨你的意了吧?
他答:「愛情就是魔術,而我是魔...

 

甜喻跨年【周喻】水底之聲

- 因為今天的負責人臨時家裡有事,所以我是來救火的

- 有點神奇的西幻PARO,人馬X人魚

周澤楷正低頭跪在湖邊喝水,身形太高大就這點不好,人馬族在喝水這方面向來都有點棘手。

他散步走得離部落有點遠了,平時他們有水皿可以用,現在他最方便的只有一雙手,可是水怎麼鞠都會從指縫流走,到最後喝下口的不過爾爾。

他們的純馬近親就方便多了,連跪下來都不用,一低頭就能咕嘟咕嘟。

清澈的湖水倒映著人馬年輕俊帥的臉,有點犯愁的。

馬天生有著敏銳的基因,他忽然覺得不自在,被人盯視的感覺讓他警戒地註意四周,抬眼便見水中浮起的一顆頭。

一顆正在看著他的頭,濕淋淋的人頭。

「!」周澤...

 

【葉喻】蒼海迴聲Chapter.05

聯文第五棒……對不起是我咸魚……我有罪……【猛虎落地式土下座

前文連接:01      02     03     04


Chapter. 05


這一頓飯「相談甚歡」,喻文州出來時已經有點晚了,夏日的入夜天色清明,餘暉紫霞還沒被夜幕壓下去,大廈樓影綽綽,萬家燈火將起未起,繁華的市區都被籠罩在一陣低調的神秘之中。

正值蠢蠢欲動的好時刻。

喻文州不動聲色地掃視幾眼,他先動身離席的,葉修還沒跟上來。

「藍海」作為高級酒店,座落佔據黃金地段,門口外車水馬...

 

文手群問卷作業

話嘮屬性暴露注意 _(:3 」∠ )_


1.你的筆名與群名片。

筆名:銀色風鈴

群名片:風鈴叮鈴鈴


2.截至五月作業,7次作業中最長的關鍵詞是?

最長……關鍵字的字數最長嗎?「背叛」和「節日」吧……另一個是「雪」,大家的最長關鍵字都好長【笑哭

我不管,硬是把字數塞進來。

【石索】光暗相擁:7150(背叛)

【黃喻】雪下的溫度:15009(雪/節日)

看,很長的!【X


3.下列哪一個關鍵詞出現在第一次作業中()

A.流浪者B.筆記本C.電話粥D.下午茶

C,雖然已經貼過很多遍,還是讓我再貼一遍吧x

在飄飄細雪的街道上漫步,我吃著一小杯...

 

同人寫手自問十題

沒有更新還老在發有的沒的感覺要掉粉了……然而我今天開心,今天匯報的PROJECT打到了所有組最高分我爽我要上LO我要寫問卷!任性!

謝謝曜曜艾特!


※Attention:請聽從本心完成這份問卷,並對所有試圖嘰嘰歪歪的人比出中指。


Q1:你的常用筆名是?目前主要創作的CP是?


啊……其實我全職圈才換的風鈴呢,常用的是另一個名字……才不告訴你們!【噫

主要是各種喻受……和索受?產出最主要還是夜索和黃喻吧。


Q2:你認為他們的相處模式是怎樣的?


從不和慢慢打磨到契合,以歲月為證的……日久生情?默契,無言的信任,能互相交付,其實我真的特別愛搭檔這樣的模式(可見其實我也...

 

就是那個跟風【

作業趕得要飛了,然後我發燒了……家裡又偏偏發生了事一整個很糟心……
跟風求安慰一下身心 _ ( : 3

 

【百日污喻-97】【石索】光暗相擁

-帳號卡only的故事,卡不隨主

- 石索tag首殺get!


—————


夜風透涼,沁進運行著恆溫法術的房間裡很快便被融化,暖黃的油燈裝在玻璃罩裡,安穩地照亮整個空間,對於入侵的寒風不為所動。

羊皮書卷堆疊了一整個桌子,散發著某種古老而使人沉醉的氣息,案前的牧師頓了頓羽毛筆,復又繼續書寫,問,「怎麼來了?」

「想見你,不歡迎嗎?」窗戶再度被合上,隔絕了夜晚的冰冷。

「考慮到我們的身份和立場,確實是不要見面最為正確。」公事公辦的語氣卻讓人覺得有如置身寒夜中。

「但是感情沒有正確與否。」不請自來的訪客靠近,輕輕貼在他背後,從外頭帶來的冷意和異族氣息覆蓋而下,「對嗎?...

 

一個溫馨提示

更了個新:傳送門

極地CP,十分OOC,有H

這個提示過幾天刪除

 

【翔喻】火山島(哨嚮PARO/HB to 企鵝!)

-   @金黃酥脆企鵝排  的生日賀文【假裝自己沒有遲到】

- 本文畫風成謎,我都不好意思說它是一個肉

- 然而它真的只是一個肉……

- 從北極OOC到了南極

- 時間關係手速問題連文都沒修的渣渣,什麼鍋我都背著【哭跪


—————


孫翔睜開眼睛,一張笑臉就在正上方撞入他的眼底。

逆著天光也能辨出是喻文州。

也只能是他了。

「感覺怎麼樣?」

孫翔拉著喻文州伸出的手起來,腳下是一大塊暗紅的岩石,石台之下一層層地鋪遞開去,慢慢擴展至海水拍打的石岸。

蒼穹灰白透亮,海天相接彷如無盡,...